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黨史縱覽 > 正文

毛澤東如何做到敢于斗爭善于斗爭

時間:2020-06-04 09:50:16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    點擊

1946年6月,國民黨發動全面內戰。在當時,國民黨軍共計430萬人,有強大的海軍、空軍和美國的支持,在物質力量上占了壓倒性優勢。由于這種懸殊對比,黨內一些人害怕了,不敢同國民黨決裂。毛澤東以其無產階級革命家戰略家的氣魄膽略,毅然領導人民軍隊同國民黨軍堅決打了4年,以機動靈活的戰略戰術在戰場上屢屢擊敗敵人,消滅了國民黨軍反復補充后的807萬大軍,取得了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
  敢打必勝的斗爭精神
  不畏艱難險阻、不畏強大敵人,敢于斗爭、敢于勝利,是毛澤東在領導指揮人民軍隊戰爭實踐中所鑄造的革命精神,是我軍克敵制勝的傳家法寶,是中國共產黨與生俱來的精神基因和鮮亮標識。
  敢于斗爭,根本在于看穿歷史發展的基本規律。唯物史觀所揭示的深邃歷史規律,是毛澤東敢于斗爭的世界觀基礎。從歷史唯物主義關于人民是歷史的決定力量的基本觀點出發,毛澤東看穿了反動敵人表面強大背后的虛弱本質,明確指出,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他們表面上嚇人,也確實有強大的暴力機器,成千上萬地吃人,但他們逆歷史潮流而動,遭到全世界人民的反對,最終必然失敗。與之相反,革命力量在最開始的時候總是弱小的,但他們代表人民的意志和利益,擁有人民的支持,必將不斷發展取得最后勝利。
  注意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在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中,人民軍隊形成了一整套優良的戰斗作風,集中體現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中曾指出,人民軍隊“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再次強調:“我贊成這樣的口號,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而不贊成那樣的口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有疲勞’”。他號召全國全軍,都要注意學習弘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整頓戰斗意志,樹立戰斗思想,不懼強敵,敢打必勝。
  敢打必勝離不開理性分析。敢于斗爭不是盲目斗爭,更不是草率行事,而是建立在對敵我情況作出科學、慎重分析的基礎之上。毛澤東在強調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同時,也指出他們還是真老虎、鐵老虎,在具體對敵斗爭策略上要謹慎對待處置。在《論持久戰》中,毛澤東既強調對敵斗爭精神,駁斥投降論調,又全面客觀分析敵我優劣勢,指出“日本是小國,地小、物少、人少、兵少,中國是大國,地大、物博、人多、兵多這一個條件,于是在強弱對比之外,就還有小國、退步、寡助和大國、進步、多助的對比”,經由諸多精細入微的戰局分析研判過程,進而得出抗日戰爭是持久戰,最終勝利屬于中國的科學論斷,為戰爭的徹底勝利指明了方向。
  善于斗爭的科學方法
  戰爭既是信念力量的對決,也是物質力量的對決,更是策略方法的對決。毛澤東反復強調,要想贏得戰爭的最終勝利,既要有敢打必勝的決心信念,也必須有縱橫捭闔、善于斗爭的科學方法。
  把握戰爭規律,一切從戰爭實際出發。在戰爭實踐中,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是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在軍事領域的具體運用,是我們制定斗爭方針、實施作戰指揮、戰勝敵人的根本依據。毛澤東指出,要用客觀、全面、科學的態度去認識敵人、研究指導戰爭。同敵人開展軍事斗爭,要善于分析對方的特點規律,“戰爭情況的不同,決定著不同的戰爭指導規律,有時間、地域和性質的差別”。毛澤東特別強調,“一切戰爭指導規律,依照歷史的發展而發展,依照戰爭的發展而發展;一成不變的東西是沒有的”,必須堅持從戰爭中學習戰爭,客觀全面地認識不同戰爭的具體情況,根據戰爭的實際而采取相應的斗爭策略,發揮戰略戰役指揮上的高超藝術。
  突出主動性、靈活性和計劃性。戰略指導的基本原則和方針比較容易理解,但運用起來卻有云泥之別,對此毛澤東認為,這離不了戰爭中的主動性、靈活性和計劃性。主動性是軍隊行動的自由權,失了這種自由,軍隊就接近于被打敗或被消滅,因此必須采取正確的戰略指導力爭主動,同時充分利用敵人的錯覺和不意造成他們的被動。靈活性指靈活地使用兵力,做到應時而變,趁勢而動,創造性地發揮軍事指揮藝術。四渡赤水中,毛澤東靈活地指揮3萬紅軍,巧妙地穿插于數十萬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中,不斷調動和迷惑敵人,當發現敵人弱點時,立即抓住戰機殲敵一部,以少勝多牢牢掌握了主動權,成為戰場靈活指揮的典范。計劃性是對戰爭的計劃和準備,沒有這些,就不能取得戰爭的勝利。由于戰爭的不確定性較之其他事物要強,實現完備的計劃很困難,但也不能是沒有一點計劃,那種“走一步看一步”的指導方式不僅在政治上是不利的,在軍事上也是不利的。
  根本在于緊緊依靠人民。毛澤東在確定戰略指導原則時,遵循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和人民戰爭思想,以廣大勞動人民為戰爭的主體,充分運用人民戰爭的優勢條件,把一切戰略戰術建立在人民支持革命戰爭的基點上,從而依靠軍民整體力量戰勝一貫依賴優勢武器裝備的反革命武裝力量。毛澤東認為,“革命戰爭是群眾的戰爭,只有動員群眾才能進行戰爭,只有依靠群眾才能進行戰爭”。毛澤東為我軍所制定的戰略方針以及他所指揮的一切作戰行動,無一不是從依靠人民群眾這一根本條件出發,把深入進行戰爭動員、建立適應打人民戰爭的武裝力量體系、周密組織人民支援前線等,作為戰略指導的主要內容;在作戰上,實行主力軍、地方軍、民兵游擊隊相結合的整體戰,依靠人民群眾克服和戰勝困難,并使敵人陷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將敢于斗爭、善于斗爭充分結合起來
  在長期戰爭實踐中,毛澤東始終將斗爭精神和斗爭策略有機融合起來,強調既要具備斗敵的膽魄更要發揮斗敵的本領,抗美援朝戰爭就是這樣一個典型。
  美國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而我們剛剛建立了新中國,差距懸殊。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害怕美國,不敢與其在戰場上真刀真槍地打,而毛澤東在經過艱難決策后卻認為應當參戰必須參戰,不必那么怕美國。同時,毛澤東針對朝鮮戰局發展進行了一些必要的準備和預置,并慎重地調查美軍的虛實,向正與美軍交手的朝鮮人民軍,以及曾與美軍有過合作經歷的原國民黨軍將領咨詢情況,還多次派遣干部赴朝實地了解,努力摸清美軍的底細,為決策出兵提供了有力支撐。
  在戰場上,毛澤東利用美軍輕敵驕縱的特點,誘敵深入進行深遠后方的迂回包圍,集中優勢兵力將其各個殲滅,很快扭轉了戰場態勢。在美軍改變戰術、我軍圍殲其整建制大兵團甚為困難時,毛澤東靈活地指示采用“零敲牛皮糖”戰術,每個軍一次以徹底殲滅敵一個營為目標,多打小規模的殲滅戰,積小勝為大勝。針對美軍火力猛烈的特點,毛澤東領導志愿軍積極構筑以坑道為骨干的堅固陣地,使美軍的火力優勢大打折扣。在美國被迫接受停戰談判、朝鮮問題短時間內也沒有辦法根本解決后,毛澤東又及時領導確立“持久作戰、積極防御”以及作戰與談判相適應的方針,指導我方邊打邊談、邊談邊打,軍事斗爭與政治斗爭緊密配合,贏得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

  

出门打工赚钱图片 江西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一定牛预测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无 长沙麻将游戏下载安 a股开户条件 老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 金蟾捕鱼旧版的